凤凰彩票投注:3HNA012283-001,ABB喷涂机器人示教器-ABB机器人-机器人集成销售-广州市长科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
在线客服


工业机器人一站式服务商用心为您服务,您满意是我的追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




Cloud Zoom small image

名称:ABB喷涂机器人示教器

型号:3HNA012283-001

更多推荐 > >

可在线通过咨询了解详情
 
通过以下按钮进入下一步

名称:ABB喷涂机器人示教器

型号:3HNA012283-001

库存:原装正品及二手备件齐全

优势提供ABB机器人维修,安装,培训,保养,改造服务

提供ABB机器人配件维修及回收服务。 

---ABB机器人系统集成服务---

 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▄

长科企业是集维修,回收,销售于一体的专业企业,与国内各地的厂家均有业务来往,欢迎各界朋友前来洽谈!

现货销售 价格面议

所售产品提供质保,保修服务。

 

机器人备件中心---广州市长科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

手机(微信 )13543455804

电话:020-29131671

传真:020-28083007

Q Q客服767051518
公司主页: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分外皎洁,银亮银亮的.我寻思:就是赤脚溜出浴池赶到那边去,也无济于事.这时,已是凌晨两点多钟了.
   
    $$$$三
    翌日上午九时许,汉子又到我的住处来访.我刚起床,邀他一同去洗澡.南伊豆是小阳春天气,一尘不染,晶莹透明,实在美极了.在浴池下方的上涨的小河,承受着暖融融的阳光.昨夜的烦躁,自己也觉得如梦似幻.我对汉子说:
    "昨夜里闹腾得很晚吧?"
    "怎么,都听见了?"
    "当然听见罗."
    "都是本地人.本地人净瞎闹,实在没意思."
    他装出无所谓的样子.我沉默不响.
    "那伙人已经到对面的温泉浴场去了......瞧,似乎发现我们了,还在笑呐."
   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,我看见河对面那公共浴场里,热气腾腾的,七八个光着的身子若隐若现.
    一个裸体女子突然从昏暗的浴场里首先跑了出来,站在更衣处伸展出去的地方,做出一副要向河岸下方跳去的姿势.她赤条条的一丝不挂,伸展双臂,喊叫着什么.她,就是那舞女.洁白的裸体,修长的双腿,站在那里宛如一株小梧桐.我看到这幅景象,仿佛有一股清泉荡涤着我的心.我深深地吁了一口气,噗嗤一声笑了.她还是个孩子呐.她发现我们,满心喜悦,就这么赤裸裸地跑到日光底下,踮起足尖,伸直了身躯.她还是个孩子呐.我更是快活.兴奋,又嘻嘻地笑了起来.脑子清晰得好像被冲刷过一样.脸上始终漾出微笑的影子.
    舞女的黑发非常浓密,我一直以为她已有十七八岁了呢.再加上她装扮成一副妙龄女子的样子,我完全猜错了.
    我和汉子回到了我的房间.不多久,姑娘到旅馆的庭院里观赏菊圃来了.舞女走到桥当中.四十岁的女人走出公共浴场,看见了她们俩人.舞女紧缩肩膀,笑了笑,让人看起来像是在说:要挨骂的,该回去啦.然后,她疾步走回去了.四十岁的女人来到桥边扬声喊道:
    "您来玩啊!"
    "您来玩啊!"大姑娘也同样说了一句.
    姑娘们都回去了.那汉子到底还是静坐到傍晚.
    晚间,我和一个纸张批发商下起围棋来,忽然听见旅馆的庭院里传来的鼓声.我刚要站起来,就听见有人喊道:
    "巡回演出的艺人来了."
    "嗯,没意思,那玩意儿.来,来,该你下啦.我走这儿了."纸商说着指了指棋盘.他沉醉在胜负之中了.我却心不在焉.艺人们好像要回去,那汉子从院子里扬声喊了一句:"晚安!"
    我走到走廊上,招了招手.艺人们在庭院里耳语了几句,就绕到大门口去.三个姑娘从汉子身后挨个向走廊这边说了声:"晚安."便垂下手施了个礼,看上去一副艺妓的风情.棋盘上刹时出现了我的败局.
    "没法子,我认输了."
    "怎么会输呢.是我方败着嘛.走哪步都是细棋."
    纸商连瞧也不瞧艺人一眼,逐个地数起棋盘上的棋子来,他下得更加谨慎了.姑娘们把鼓和三弦琴拾掇好,放在屋角上,然后开始在象棋盘上玩五子棋.我本是赢家,这会儿却输了.纸商还一味央求说:"怎么样,再下一盘,再下一盘吧."
    我只是笑了笑.纸商死心了,站起身来.
    姑娘们走到了棋盘边.
    "今晚还到什么地方演出吗?"
    "还要去的,不过......"汉子说着,望了望姑娘们.
    "怎么样,今晚就算了,我们大家玩玩就算了."
    "太好了,太高兴了."
    "不会挨骂吧?"
    "骂什么?反正没客,到处跑也没用嘛."
    于是,她们玩起五子棋来,一直闹到十二点多才走.
    舞女回去后,我毫无睡意,脑子格外清醒,走到廊子上试着喊了喊:
    "老板!老板!"
    "哦......"一个年近六旬的老人从房间里跑出来,精神抖擞地应了一声.
    "今晚来个通宵,下到天亮吧."
    我也变得非常好战了.
   
    $$$$四
    我们相约翌日早晨八点从汤野出发.我将高中制帽塞进了书包,戴上在公共浴场旁边店铺买来的便帽,向沿街的小客店走去.二楼的门窗全敞开着.我无意之间走了上去,只见艺人们还睡在铺席上.我惊慌失措,呆呆地站在廊道里.
    舞女就躺在我脚跟前的那个卧铺上,她满脸绯红,猛地用双手捂住了脸.她和中间那位姑娘同睡一个卧铺.脸上还残留着昨夜的艳抹浓妆,嘴唇和眼角透出了些许微红.这副富有情趣的睡相,使我魂牵梦萦.她有点目眩似的,翻了翻身,依旧用手遮住了脸面,滑出被窝,坐到走廊上来.
    "昨晚太谢谢了."她说着,柔媚地施了个礼.我站立在那儿,惊慌得手足无措.
    汉子和大姑娘同睡一个卧铺.我没看见这情景之前,一点儿也不知道他们俩是夫妻.
    "对不起.本来打算今天离开,可是今晚有个宴会,我们决定推迟一天.如果您非今儿离开不可,那就在下田见吧.我们订了甲州屋客店,很容易找到的."四十岁的女人从睡铺上支起了半截身子说.
    我顿时觉得被人推开了似的.
    "不能明天再走吗?我不知道阿妈推迟了一天.还是有个旅伴好啊.明儿一起走吧."
    汉子说过后,四十岁的女人补充了一句:
    "就这么办吧.您特意同我们作伴,我却自行决定延期,实在对不起......不过,明天无论发生什么情况,我们也得起程.因为我们的宝宝在旅途中夭折了,后天是七七,老早就打算在下田做七七了.我们这么匆匆赶路,就是要赶在这之前到达下田.也许跟您谈这些有点失礼,看来我们特别有缘分.后天也请您参加拜祭吧."
    于是,我也决定推迟出发,到楼下去.我等候他们起床,一边在肮脏的帐房里同客店的人闲聊起来.汉子邀我去散步.从马路稍往南走,有一座很漂亮的桥.我们靠在桥栏杆上,他又谈起自己的身世.他说,他本人曾一度参加东京新派剧(新派剧是与歌舞伎相抗衡的现代戏.)剧团.据说,这剧种至今仍经常在大岛港演出.刀鞘像一条腿从他们的行李包袱里露出来(刀鞘是新派剧表演武打时使用的道具.露出刀鞘,表明他们也演新派剧武打.).有时,也在宴席上表演仿新派剧,让客人观赏.柳条包里装有戏装和锅碗瓢勺之类的生活用具.
    "我耽误了自己,最后落魄潦倒.家兄则在甲府出色地继承了家业.家里用不着我罗."
    "我一直以为你是长冈温泉的人呐."
    "是么?那大姑娘是我老婆,她比你小一岁,十九岁了.第二个孩子在旅途上早产,活了一周就断气了.我老婆的身子还没完全恢复过来呢.那位是我老婆的阿妈.舞女是我妹妹."
    "嗯,你说有个十四岁的妹妹?......"
    "就是她呀.我总想不让妹妹干这行,可是还有许多具体问题."
    然后他告诉我,他本人叫荣吉,妻子叫千代子,妹妹叫薰子.另一个姑娘叫百合子,十七岁,惟独她是大岛人,雇用来的.荣吉非常伤感,老是哭丧着脸,凝望着河滩.
    我们一回来,看见舞女已洗去白粉,蹲在路旁抚摸着小狗的头.我想回到自己的房间去,便说:
    "来玩吧."
    "嗯,不过,一个人......"
    "跟你哥哥一起来嘛."
    "马上就来."
    不大一会儿,荣吉到我下榻的旅馆来了.
    "大家呢?"
    "她们怕阿妈唠叨,所以......"
    然而,我们俩人正摆五子棋,姑娘们就过了桥,嘎嘎地登上二楼来了.和往常一样,她们郑